当前位置: 仰山信息门户网 > 综合 >“小女孩”李银河:岁月留下最珍贵的东西,还是爱情

“小女孩”李银河:岁月留下最珍贵的东西,还是爱情

发布日期:2019-11-01 15:00:02   人气:4954

八月底,李银河和他的搭档大侠去新疆看望他们的妹妹。他们在路上加入了一个火车旅行团,参观了新疆南部和北部。

在海拔4500米的帕米尔高原上,大侠非常兴奋。他挥动帽子,蹦蹦跳跳,喊着“帕米尔高原,我来了”,然后他又跳了五次,一直喊着“耶”!

"然后他头疼。"李银河回忆起这张照片给记者时,开怀大笑。"他太兴奋了,不敢在这么高的海拔上跳,但他完全忘记了!"又一阵笑声过后,她说:“我觉得他特别男性化,就像一个年轻人。”

今年,67岁的李银河和55岁的大侠已经在一起22年了。当这段恋情公之于众时,有很多讨论。除了李银河本人的标签——中国第一位研究型女性社会学家和作家王小波的遗孀,还因为战士的跨性别身份——他的生理是女性,但心理是男性。

作为一名社会学家,李银河自己经历了两次著名的爱情事件。她和王小波是互相欣赏的知识分子,并发誓永远相爱。战士超越了非典型爱情的世俗视野。

爱情一直是李银河的研究领域之一。今年八月,李银河推出了新书《李银河说爱》。在这本书的序言中,她写道:“我认为在这个世界上,除了那些不感兴趣的人,每个人都有一种强烈的渴望去相遇和相爱。”

李银河和大侠在王小波死后三个月的1997年夏天相遇。

那是七月的一天,在北京西单羊肉胡同举行了一个同性恋聚会。每个人都在阳台上跳舞、聊天和烧烤。活动开始后很久,李银河突然出现在阳台上。大侠清楚地记得那天李银河穿着一件黑白相间的衣服。大侠一出现,就觉得心跳加快了。

李银河记得那天晚上有人在嘲笑自己。后来,那个人还特意过来打招呼,留下了彼此的联系方式。

在此之前,大侠在遇到李银河之前一直认为自己是同性恋。从事性研究的李银河听了大侠的经历后,立刻明白了他的特殊地位:“他们是不同的人。普通人太多了。它们属于五羊和五羊。有趣的是,你突然遇见了一个不同的人。他不同的生活经历是不同的。与众不同也是一个吸引人的地方。”

这实际上是他们第二次见面。大侠有一次在朋友家遇见了李银河。他回忆说,第一次见到李银河时,他有一种特殊的感觉。“我觉得很安静,白色的,戴着一副眼镜坐在那里,一种特殊的美。我想如果这个人能和我一起生活一辈子,那就太好了。”

第二次见面后不久,大侠约李银河出去。电话一响,李银河就正确地说出了他的名字。她欣然赴约,但完全忘记了另一个老朋友的约会。

此后很长一段时间,只要一想起李银河,大侠就会感到“带电”,并且“麻嗖嗖地沿着带电的神经(像)穿过全身”。

那时,大侠是一名出租车司机。为了进一步了解李银河,王小波的汽车挡风玻璃下总有一份《黄金时代》(Golden Age)的副本。他想知道《黄金时代》中陈清扬的原型是不是李银河,但后来他发现不是。

大侠还为李银河写了许多诗。在遇到李银河之前,他从未学过写诗。夏大侠与我们的记者分享了他在2004年李银河出差上海时写的一篇“想念你”。有几段是这样的:

想你,我的爱人

一想到你,我就非常高兴。

你是一首轻柔的音乐。

因此我的心很平静

想你,我的爱人

一想起你,我就倾吐一万份柔情。

你是一个热情的春风。

因此我的心很温柔

想你,我的爱人

我想起你,我有一颗大海的心。

你是一朵美丽的云

我一生都在想你。

即使过了很多年,当李银河再次读这些诗时,他仍然会感动得流泪。她说大侠是一个“情境型”诗人,当她感觉到这首诗时,她就出来了。“很多人一旦恋爱就会写诗。当他们不爱时,他们不会写诗。如果他们爱,他们会充满文学思想。所以爱是非常强大的。有时候我觉得这就像炼金术。”

在《李银河的爱》中,她对自己灵魂伴侣的感受描述如下:“两个人有着非常非常高的灵魂兼容性,即她喜欢他,他也喜欢她。他们的个性对彼此特别有吸引力,他们谈论一切。”

李银河说,这就是她和大侠的感受。“我们从未在任何问题上有过特别的分歧或意外的会面。我们很一致,尤其是节约能源,胃里经常有虫子的感觉,我还没说一句话,他就知道下一句话,”

李银河对性一直非常开放。例如,她毫不掩饰自己对虐待狂的浓厚兴趣,她的小说几乎都是关于虐待狂的。她还在自传《世界上的蜜糖收藏》(The Collection of Honeys in The World)中透露,因为她喜欢滥用爱情,她慢慢影响了王小波,他们之间会有sm行为。王小波的小说《未来的世界》不知道如何结尾。后来,他采用了虐待狂的形象。他对李银河说:“它受你的影响。”

然而,尽管李银河充分认识到大侠的性别身份,但他们仍然是非常不同的类型的人。李银河喜欢看书和看电影。有时候,大侠会陪她看电影,边看边睡着。醒来后,李银河和他开玩笑说:“你真好。这部电影太生动了,你可以睡觉了!”

大侠喜欢打麻将和唱歌。过去,他和他的父母迷上了扑克牌,并在他没有扑克牌的时候教李银河玩。谈到这一新技能,李银河咧嘴一笑,说道:“我真的学会了。我学会了,但我不感兴趣,我认为这需要太多时间。”

慢慢地,大侠不喜欢和李银河打麻将,因为她像个孩子,“输赢都受不了,一点经验都没有”“如果她是和平,炸尸,开始喊。如果没有和平,如果她丢了几美元,她会很难过。”大侠笑着说,模仿李银河获奖时的兴奋。

顾名思义,大侠有侠义精神和坚强的人格。用李银河的话说,“快乐地生活”。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那天,大侠穿着一件黑色曼联球衣,说话简洁有力。

在这段恋情公开之前,李银河在介绍大侠时会说这是她的经纪人。有报道说,“据说李银河的经纪人在圈子里很不守规矩。”如果记者在睡觉或写作时打电话给李银河,他会招致不友好的指责。

大侠觉得自己是个男人,年轻的时候就讨厌自己的女儿,所以他甚至把自己的阳刚之气和心理发展得有点过头了。“他自己的生活经历使他要求他比男人更男人,甚至包括许多男人的问题,如大男子主义。因此,许多跨性别的人属于保守和传统的概念。”李银河解释道。

李银河曾经向凤凰卫视回忆说,大侠曾经当过公交车售票员。他和一个在公共汽车上卖鸡蛋的女人打架。当他生气的时候,他踢了那个女人过去,把鸡蛋打碎了一地,打碎了他的眼镜。后来,这两个人被带到警察局,并受到警察的教育。“他属于那种人。不管怎样,他非常好斗,总是打架。”李银河说道。直到遇见李银河,大侠才慢慢学会忍耐,停止战斗。

大侠不止一次告诉媒体,他嫉妒王小波。李银河在《世界上的蜜糖收藏》(The Collection of Honeys in The World)中写道:“虽然每次你为了小波跟我捣乱,我都感到很尴尬和矛盾,但我并不后悔自己的选择。我总是认为你有自卑情结,这就是你如此敏感的原因。但是你不知道你有多可爱,你有多纯洁和温暖,你有多慷慨,你有多爱我。”

李银河把王小波和大侠比作酱油和醋。这对恋人的性格完全不同。“因为小波是如此完美,在他之后肯定会有一种感觉,一旦大海变得水难容,就不容易爱上别人。如果他们是同一类型的人,我很难再(爱上)他们。例如,如果小波是醋,那么我就找不到另外半瓶醋,但大侠是酱油。”

然而,在她看来,这两个情人有一个共同点:“他们都对我充满激情的爱,我认为这很难抗拒。”在她的新书《李银河说爱》中,她把爱分为三个层次:情感、爱和激情的爱。其中,激情恋爱的概率不高。

李银河说:“我认为大多数传统的中国家庭都喜欢这个水平。这也挺好的,相亲相爱,大家一起吃饭,一起玩,一起睡觉。即使没有激情的爱,他们仍然可以有孩子。这是一种和谐、稳定、稳定和忠诚的关系。”

因此,她感到非常幸运的是,两种爱情都进入了热烈的爱情阶段。也正因为如此,当李银河第一次遇到大侠时,大嫂打趣道:“为什么三对立(李银河原名)又掉进蜜罐里了?”

与后一种关系引起的关注相比,她对王小波的爱更像是两个知识分子之间的炽热爱情。

1977年,李银河大学毕业后进入《光明日报》。她从朋友那里看到王小波的小说手稿《绿毛与水怪》。这部小说写在一个水平网格上,封面很漂亮。字迹很密,左右都没有空白。读完小说后,李银河感到有点同理心。她觉得自己和这个人迟早会出事。

果然,当两人第二次见面时,王小波突然脸色发白。

虽然王小波总是热衷于表达爱,但他比大侠内向多了。李银河开玩笑说,当她和王小波在一起时,她对所有的外表负责。她回忆说,有一次她买东西还回来时,和老板吵了一架。"我气得说我从未见过这样的混蛋。"说着,她模仿老板的语气,“什么?你发誓?”

”王小波急于开始工作。那时,他只是用手摸了摸我的额头。”李银河靠在椅背上,好像有人真的戳了她一下,继续说道,“其实,这种事情应该在王小波身上,他不能(只)在我身上。他比我更内向!”

然而,王小波的突然死亡只让这种感觉“和一个应该永远持续下去的时刻”。后来,李银河在回忆文章中写道:“爱小波是上天赐予我的财富。记忆充满惊喜和甜蜜。小波的早逝进一步诗意化了这一人生历程,使它深深地嵌入了我的生活。”

无论是和王小波还是和大侠在一起,李银河都觉得他们激情的爱情最终变成了爱情。“这仍然是一种爱情关系,浪漫的爱情,但不一定是一开始就有特殊激情的那种。激情变成温柔。激情就像火。当你熟悉它时,激情变得柔和,火变成了水。”

有了大侠,李银河完全成了甩手掌柜。在一起的22年里,大侠几乎做了所有的生活琐事,从处理各种人际关系到买衣服、鞋子和蔬菜。有时候,当一个亲戚的家人出了事,大侠也需要提醒李银河,我们应该给这个亲戚一些钱。

李银河不愿意把时间花在生活中的小事上。如果她和大侠出去买衣服,她会说如果她抓到一件看起来不错。“通常她看的衣服都没提到有多丑,所以我不带她。”大侠说。

李银河和王小波没有孩子。他们愿意不要孩子。王小波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弟弟,他们分别生了一男一女。李银河有两个姐妹,分别有一男一女。他们开玩笑说他们不会给他们的家庭增加任何新品种,所以他们选择了不育。

然而,大侠是在一个家庭关系紧密的环境中长大的。他觉得如果他死前没有孩子会很遗憾。2001年,李银河和大侠从儿童福利院收养了一个五个月大的婴儿。因为孩子体弱多病,大侠的父亲给他取名庄庄。

大侠、庄庄庄和李银河(从左到右)参观了墨西哥陈驰伊扎遗址

不久,庄庄成了这个家庭的焦点。李银河曾向凤凰卫视回忆说,当时他们居住的社区不允许封闭阳台。这家人坚持要封闭阳台,因为他们担心庄庄庄的安全。他们与房产发生争执,最后封闭了阳台。

起初,庄庄庄称李银河为他的母亲和夏达的父亲。当他四五岁的时候,他突然问大侠,你能叫他妈妈吗?“他说因为他父亲太严格,他母亲好。那时,他会看一些卡通片,他的父亲会一直打孩子们。我说你可以随便叫它什么,从那以后他改变了自己。”大侠说。

当了“妈妈”后,李银河总能感受到这小小的生活带给她的意想不到的幸福和惊喜。庄庄小时候做过两次眼睛矫正手术。他第一次在手术台上紧张地给李银河打电话,说他想她,只能躲在被子里静静地哭。挂了电话后,李银河想到“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小的生命在想着我”就哭了。

一个寒假,他们带庄去深圳旅游。一行人在深圳植物园划船。看着山坡上盛开的鲜花,庄庄庄突然说:“美丽的母亲填满了山坡。”“虽然他可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,但我感到惊讶和感动。我认为这是世界上最美丽的诗,无数想破脑袋的伟大诗人可能写不出这样的诗。”

庄庄从小就喜欢画画,他在家在笔记本和书上画线。大侠说:“我一直在画这条线,我从来不厌倦。我每天、每月、每年甚至每天都画一堆。”

后来,李银河和大侠让庄庄庄和中央美术学院的一位教授一起学习绘画。经过两年的学习,有人说学校会限制孩子们的想象力。因此,他们也让庄庄庄随心所欲地画画。

一幅强烈的画

然而,不幸的是,壮壮两岁或三岁时,大人发现他不想被别人抱着,他的眼睛也不想与别人直接接触。后来,这些现象变得越来越明显。在医生诊断庄庄庄患有阿斯伯格综合症(Asperger's disease)后,阿斯伯格综合症一般被认为是“没有智力障碍的自闭症”。上学后,庄和庄要比普通孩子付出更多的努力。14岁时,他们仍在小学五年级。

有一次,庄庄在学校被其他学生欺负。盛怒之下,他互相争斗。当老师批评他时,他又伤了老师的手指。校长要求庄庄转到另一所学校。大侠一直恳求再给孩子一次机会,但对方礼貌地拒绝了。

李银河站起来说,“我们不去这所学校。这里的孩子不能教或学任何东西。他们最多能帮助我们照看孩子。”后来,她告诉大侠,学校不一定是出路。当时,大侠认为李银河是一个“非常大的女人”,心胸开阔。

李银河从中国社会科学院退休后,她和大侠在威海买了一栋房子。他们的房子离海不远,步行仅需五分钟。李银河每天都去那里散步。她的生活非常规律。她早上五点起床,早上写作,下午看书,晚上看电影。庄庄也和李银河一起住在威海。他们没有为他雇家庭教师,而是让他的兴趣发展起来。李银河经常在她的公开号码上发表庄庄的画。

大侠留在北京经营公司,在两个城市之间旅行。“过去,当我们相爱时,两个人总是粘在一起。仅仅在一起是不够的。现在我们分开了很多。无论我们在哪里,我们都觉得两个人永远在一起,永远不会分开。”

大侠说,在他眼里,比自己大12岁的李银河永远是个小女孩。“很简单,很勇敢,尤其是刚刚。在她眼里,没有令人发指的坏人。只要她是一个人,她就能找到他的优点。她宽容的心就像圣母玛利亚一样。她干净纯洁。”

李银河享受着她的生活和自由的爱。早在20岁时,她就开始思考宇宙和生命的意义。她在日记中写道:“在我眼里,世界是美丽的,但在世界眼里,我并不美丽。我只是浩瀚宇宙中的一粒尘埃。谁会注意一粒灰尘的美丽?”

后来,她不止一次告诉媒体,爱可以说是世界上最有趣的事情。这似乎是对20岁的他自己的回应。

正如她在《李银河说爱》中所写的,“总有一天,我想你会达到我的年龄,那是逝去的岁月。”。这些年来留下的最珍贵的东西是什么?毕竟,我认为这仍然是爱。"

北京28购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