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仰山信息门户网 > 旅游 >深圳最牛祠堂到底有多霸气?背后秘密让人不淡定

深圳最牛祠堂到底有多霸气?背后秘密让人不淡定

发布日期:2019-11-03 21:31:13   人气:1405

说到深圳,你首先想到什么?这是一条灯火通明的高层街道吗?还是有许多汽车和行人匆匆而过?

这座繁荣的城市充满了渴望和征服。每当旭日东升,年轻的身影涌入繁荣的城市地区,你可以听到城市的脉搏有力地跳动。

城市里的大晕倒

穿越时间|传统与现代的融合

在土地和资金非常丰富的高科技园区附近,有一个有大冲商业中心和万象购物中心等建筑的地方。它覆盖了许多网上红色餐馆和街道。这是一个繁荣的地区,吸引了无数游客和摄影爱好者每天打卡上班。有一座看似“格格不入”的小楼,郑氏宗祠。

它隐藏在城市里,在城市周围的快节奏生活中,以安静平和的方式观察着城市的潮起潮落。

它看起来很丑,但它已经对它的喋喋不休有点生气,被称为“最牛的祠堂”。在城市化的浪潮中,祠堂里的人曾经说过:"谁敢拆我的房子,谁就买!"

真的是这样吗?这个“最牛的祠堂”到底是什么样子的?这里发生了什么故事?请到这个“秘密基地”来和我的朋友们一起找出答案。

祠堂的第一印象

祠堂的外观

当你走进祠堂时,时间会变慢。与同一个中央商务区的高层建筑不同,郑氏宗祠呈现出岭南特色的广东建筑风格。

大门敞开着,有雕刻的屏风和木制的私立学校桌子。抬头望去,你可以看到砖、木和石头框架,上面有鱼脊和雕刻的细节亭阁,令人惊叹的工艺。

郑氏祠堂

祠堂门口的界碑上说郑氏祠堂建于明朝。历代王朝复辟后,现在看到的整体建筑具有清代风格。“三湾三深”的布局将祠堂分为正门、正方、前后走廊和正厅。

高楼里迎风飘扬的“郑”旗让路人停下来想一想。

虽然祠堂经过了翻新,但它的传统外观几乎得到了保留。与后面的高层建筑相比,我的生活中有一种矛盾的美感。

正当我们以为祠堂有缺口时,房间里传来麻将声。作为一个“新深圳”,看到有人在祠堂打麻将很新奇。当然,这也是为了从当地的叔叔和婶婶那里挖掘出更多关于祠堂的“巴”字。

探头进去,房间里烟雾缭绕,几个时髦的老人在打麻将,他们看起来很年轻,香港花衬衫指节上挂着厚厚的金链。几个阿姨甚至穿着旗袍,精心装饰的指甲和发型,他们的笑容有点像电影中的老上海。

父亲抱着孩子,叔叔逗弄着猫,老阿姨拿着蒲扇享受着凉爽,都围着方桌看着,欢笑着,吵闹着。阿姨不小心碰错了卡片,因为她在和我们聊天。她旁边的叔叔开玩笑说她在“晒太阳”(浑水摸鱼)。

另一个房间安静得多。老人在看电视,而孩子们在笑着打闹。桌子上放着奶茶和其他小吃。在祠堂这样一个传统的地方看到它们,我们会突然感到新奇和可爱。

郑氏宗祠知道多少

祠堂故事

一位上了年纪的叔叔向我们打招呼,用方言和普通话向我们介绍了祠堂的起源。

他说当提到祠堂时,有必要谈谈大涌的郑人。宋末元初,郑氏一家来到南投,由郑百锋的第八代孙子郑生举为首。他们开垦荒地,结婚生子。祖先在这里定居,家庭群体逐渐成长。郑族有700多年的历史。

像祠堂一样,祠堂是古代宗法制度的物质象征。祖先的家庭祭品和孩子的婚礼和葬礼都在祠堂举行。郑氏宗庙也承载着一个家庭的故事,以及几代人对家庭的依恋和维系。

进门时可以看到的“家庭和一切都会发生”的匾显示了郑对家庭的重视。

每年元宵节前后,为了庆祝这个家庭的诞生,郑氏宗庙都会举办一个传统节日——丁节。在这一天,生男孩的家庭通过在祠堂里烧香和蜡烛,点亮灯笼,为更多的孩子和幸福祈祷,并邀请同一个家族的长辈和亲戚在家吃丁凯茶(也称为蔬菜茶)来庆祝孩子的出生。

当老人和我们谈论这些事情时,他的脸总是看起来很高兴,好像他在聊天时又回到了快乐的时刻。

我们问老人他在这里住了多久,他摇摇头,“没多久,才20年!这里离祠堂的时代很远!”,我们不禁惊叹:“那么你也在目睹祠堂周围的变化!”老人一听,不禁有点骄傲地笑了起来,有点尴尬地说:"古老的建筑,看着一群群的人来来往往,有什么证人不作证?"

说到这里,有人刚刚来到门外,老人马上出去迎接他。对方和老人已经是老相识了,像往常一样聊天。

变化和继承

古今祠堂

我们以为已经参观了祠堂,正要离开,这时我们遇到了一位刚遛狗回来的当地叔叔。当我们听到他来访的消息时,我们挥了挥手,说道:"嘿,文化画廊怎么能不看呢!"跟着他穿过蜿蜒的小路,我们来到祠堂后面的文化走廊。

面对着地图,叔叔有点自豪地向我们介绍,以前郑氏家族拥有的土地大得惊人。怎么说呢,这块土地兑换成钱,可能已经值几家上市公司了!

叔叔告诉我们祠堂过去是一块稻田,但现在已经变成了办公楼。Mangwai的另一边是tcl大楼。大王庙的榕树坑现已被改造成万象天地。他们每个人都是商业圈的一个众所周知的象征。

我们称自己为专业编辑。我们已经看到了世界,应该保持冷静。然而,当他说“即使是深圳体育馆,春茧也是我们的”,我们再也无法平静下来,不禁感叹这真是太棒了!

历史留给深圳的“根”

祠堂是祖先,庙宇是思想。

谁说深圳是一个“无根”的移民城市?这座被称为“一夜之间建成”的城市,无论周围发生了什么样的剧烈变化,祠堂都顽强地屹立在高耸的建筑中,一如既往地稳定。

它也见证了大洪村的历史进程。随着大冲古村落的改造,郑氏祠堂也在适应时代的变化,保持祭祖的核心功能,同时增加延伸功能,实现社会资源的双赢。

村庄的传统形式仍然以生动的方式呈现在世人面前,一直折磨着人们的心灵,使人们能够找到血缘亲属和民族文化的根源。

在改造过程中,大庸村还保留了其他历史遗迹:

伟大国王的古庙

古榕树

祠堂是祖先。在城市化的浪潮下,它更像是一种信念和一种毅力。

南面是山脉,北面是海洋,山脉和河流一直守护着这片生机勃勃的土地。在这片辽阔的土地上,有许多祠堂。看祠堂,看历史,还可以看到岭南的边界,这是深圳这个“小渔村”崛起的缩影。

协调/陈露露

温/杨欣怡·林珊珊

编辑/杨欣怡·林珊珊

深圳市大新闻新媒体有限公司。